飞天阿童木

【蔺靖】当归1end

汇丰银行231:

摸鱼!!!
又名《每个人都盼着您和阁主白头偕老,陛下就不要挣扎了》


残夏夜沉,红烛滴泪,白日万里晴昼晚间却起了风,新皇合上边关捷报捏了捏酸紧的眉心。大军已班师凯旋,这会儿约摸走了也快大半了。新月牙托在夏盛葱郁的树梢头,枣花细碎嫩黄的瓣叫骤起的风拂上案头,御座上的人伸手拈起一片若有所想,常锋冷的眉尖打了个轻愁的结,乌黑的瞳盛着新月的碎银。
高湛掩袖一笑,招人取了雪耳红枣莲子羹来,在冰窖镇了半日冒着丝丝凉烟。
"陛下用些羹水吧,这些时日暑湿重,阁主特意交代的。"
萧景琰执了瓷勺搅弄着粘糯的红白甜食:"他人不在,倒还管着朕的吃食。"
高湛白胖的脸堆着喜气的笑:"阁主晓得饴水味道不讨陛下喜欢,这里头搁的都是冬酿百花蜜,甜而不腻,香味也不杂,清爽得很。"
"行了,放着吧。"
萧景琰不知道蔺晨给人吃了什么迷药,一个两个都向着他说话,高湛,庭生就罢了,母亲也是。日间去给太后请安,被拉着说了半天蔺晨本无朝堂职责,却为他为社稷如何舍生忘死,如何殚精竭虑,全凭一腔真情,如何难得,生怕自己儿子负了人家。初时还为了萧景琰无以为继时而叹息,知道萧庭生的存在后便再绝口不提,一心将长兄遗孤当作继承人教养起来。害萧景琰还以为要怎样经过惨烈纠结,做好了完全的心理准备,临了却无处可施。
太子已立,根正苗红,大统有继,倚重之臣都是实干家,对主子的私事兴趣不大,埋头新朝新制里干得热火朝天,况且大部都是同萧景琰共患难上来的,对蔺晨也是见惯不怪,甚至交好非常,谁也没想过这无一官半职的江湖人整日出入陛下寝殿,甚至干朝涉政有什么不对。
大概觉得不对的就只有萧景琰自己而已。
先前战事暂歇百废待兴,几方大国未料到四合围攻却没讨到好,战线一长皆力有不逮,最后和谈了事,谁也没真的从大梁捞到什么,灰溜溜退回去休养生息。边境小国却开始趁机打秋风,滋扰不断,新皇在朝堂下询如何处置的时候,居然无论文臣武官都是一个字:打!
那时候立在他身边的蔺晨笑道:"你的大梁果真是脱胎换骨了。"
蝼蚁不碾死迟早筑巢于畔,萧景琰戎马半生如何不知。所以,不但要打,还要往死里打。
战况本来顺利,刚逼退大举侵略,梁军男儿正是一腔沸血邪火,不说摧枯拉朽,将蛮夷小部撵得四处逃窜还是绰绰有余。却不想时至仲夏,军中起了疫情,这瘟疫起得妖异,寻常办法竟是止不住态势,军医束手无策,眼看倒在疫病中的兵士比战损还多,焦头烂额之际,蔺晨请命带琅琊门医三十人千里驰援,才有这场大捷。
手边羹水熄了白烟温了些,萧景琰垂首含进一颗蜜甜红枣,百花蜜芳馥在口里蔓开,那日那人指着窗口的枣花树说:"花落完前我一定回来。"
他说:"是完璧归来。"
"对对对,一根头发都不少你的。"
萧景琰睡前很少散发,那日青丝相缠,他万语千言辗转至末只得一句早归。
社稷兴亡,或许至死都得系在他心上,也便就系在蔺晨身上,折断他鹏程万里的翅,把他的清拓遐心都囚禁。萧景琰曾经夜不能寐,他怕醒来蔺晨不在了,可又怕醒来他还在。他一时想未遇见他蔺晨是不是依旧在琅琊山上轻舟并云绫罗花事,凛冬柴足暑中清静。一时又想如果未遇见他自己会怎样,大抵为国尽瘁聊聊此生罢。
某日天边泛白的光景里,他又想到身在琅琊避世养病的梅宗主,约是总把好友当作心里依仗,他把这些心思传书跟梅长苏倾诉。 结果不过三五日书信就到了蔺晨手里,那个游医难得褪掉了玩世不恭,气得红了眼把他按进龙床里,第一次抛弃温情蜜意,把他折腾地半死。
对他说:"萧景琰,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的大梁也是我的,你对我要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要我走。"
雪耳羹炖得滑糯清香,去肝火灭暑湿,滋脾胃清燥热。他用舌抵着枣皮吐出来,红红薄衣如他初见蔺晨那日穿的颜色,那人轻浮浪语犹在耳畔,萧景琰皱皱眉,为什么频繁地念起那游医,左右至多不过十日就要抵京了,怎么还情切了,真是不该食这甜物,人都跟着腻味起来。
烛燃过半,高湛收了瓷碗低声劝道:"陛下,夜深了,该歇了。"
月离了梢头,弯在半空,风停了又起,迟夏夜里微凉,是该歇了。
新皇后宫无人,寝殿里除了药香没有一点脂粉味道,而随着那人离京月余,药香也渐渐淡下来,清清冷冷地。萧景琰摒退左右,自己慢慢更衣,军中悠长岁月里他少让人近身服侍,到如今也是,蔺晨在时,更衣不会假他人手,不在时,他也不愿叫人碰。
夜里有些辗转,宫人见起风便闭了窗,可毕竟还未出得夏去,有些忽冷忽热地,压着被子睡了会儿露在外头的皮肤又微凉。
恍惚间,那游医又入梦来,把他寝袍拉好塞进蚕丝被里,一身土味儿和衣就滚上他的龙床搂死了他的腰。
萧景琰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瞠大了眼睛:"你,你怎么……"
蔺晨侧卧笑望着他不作声,欣赏够了他的皇帝乍醒之际掩不住的惊喜,他手里搓碎了一把枣花,嫩黄的细瓣撒到萧景琰发间去,萧景琰愣愣望着他,几不可闻的甜香和着熟悉药香压过来,还有披星戴月风尘仆仆的味道。
大梁皇帝阖上如星的眸,风声骤盛,流火寥落,夏要湮了。
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
可有受伤?
毫发无损。
那便好。


end

评论

热度(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