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阿童木

[楼诚] 云开处 26

看看

隔山灯火:

前文戳总目录


还没完结哦!




26、


 


二月春来,明家要请各厂各店的经理们吃春酒,车在门外等了。


明台被家庭教师说了两句,表面上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其实正在家里伤心,见姐姐要走,非要跟着去。席间被明家一位长辈喂了点玫瑰花烧酒,用筷子尖蘸着送进嘴的,午后回家一直到傍晚,脸儿都还是红红的。


酒甜甜的,但也醉人,吃的少,叫睡又不睡,一直缠着明楼。


明楼出门啦,又缠阿诚。


“阿诚哥你转过去,”明台说,“转过去。”


阿诚转了半圈,回头看他。


“云的背面是这样的呀,”明台趴在地上看,“你再转,我要看正面。”


阿诚又转半圈。


明台看着又觉得和背面没什么区别。“拿过来给我看看好不好?”他说,“阿诚哥,给我看看你的云。”


阿诚把云给他。


明台拿着,翻来覆去,看了上面看下面,仿佛要从云里看出花来。凉风从窗口吹进来,阿诚穿得少些,一哆嗦云就小了一点,关上窗披上衣服,云又涨大了。


变来变去,没个常样。


“哪有什么正反呀。”明镜笑他们,“净说醉话。”


云就像头发,长在哪里就是哪里,它自己哪有什么正反上下。


哪里都一样,都是白白的。


 


四月紫藤花期,阿诚站在园子里,风一过,落了满云的花。


明台拍手道:“像好吃的糕一样。”


厨娘新做了白糖糕,上面撒一把淡紫的藤花,阿诚吃时看一眼自己的云,又看一眼窗外的花。


“慢点吃,”明镜说,“年年都做的。”


 


六月苏州入梅,每天都在下雨,云总是湿的。


难得有天晴好,明楼在庭中晒书,阿诚路过,帮他去晒,明台路过,跑过来卧在书旁,说要晒云。


书晒好了,云也晒暖了。


明楼挨个摸了一把,明台哼哼两声,翻个身睡熟了。


阿诚仰躺着,衣服翻上去,露出一点肚皮。明楼用云盖住了他。


 


八月中秋,家家都打月饼。明台拉着阿诚去看,连看三天,回来吃不下饭。


“肚子都圆啦。”明镜说。


阿诚摸摸自己的肚子,稍微鼓了一点。“吃多少还像没吃似的。”明楼说他,又给他喝自己的茶。


茶泡浓了,消食提神,明楼半夜醒来,发现阿诚没睡。


人和云一起趴在床边,睁着眼睛。


见他醒了,阿诚笑起来说:“大哥,月亮好大!”


 


十月渐凉,明台贪吃外食,闹肚子,一连几天只能喝糖水。


“阿诚哥,”他说,“你吃白切鸡了是不是?”阿诚说没有。


他又问:“你吃桂花栗子了是不是?”阿诚也摇头。


“骗子,”明台悲伤地说,“云里都是香的。”


后来医生说可以吃饭了,明镜看着家人下了一碗缺油少盐,特别软烂的白水面。


“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明台郑重宣布。


 


十二月掸年尘,阿诚跑去帮忙,用布包了头,像一个小小的印度人。


云没包上,落了土,干一半就被捉走洗澡去了。


那天晚上停电,两个小孩一人拿了一根蜡烛,在房间里来回地走。明镜说小心蜡油烫着,明楼说像书上的场景。


阿诚问,书上说什么呀。


明楼答,岁月不居,时节如流。


明镜先是笑,继而叹息一声。


执烛夜游,不免惊其迅迈。


那是阿诚到明家的第一年。


 


——————————————————————————


这篇要和下一篇连着看。


等我。



评论

热度(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