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阿童木

《鸿蒙记》 一 当浮一大白(一)

快来看

凉小透cool:

《鸿蒙记》


一个发生在《刺客列传》之前的故事,转世投胎之前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孟章是青龙,陵光是朱雀,执明是玄武,蹇宾是白虎,这些是上古神兽,乾坤(钤、堃)即为天地,坎(侃)水东南卦,离为火卦,这分明是一个神话故事啊……




 


一 当浮一大白(一)


战神拥有着天地间最好的神兵利器‘焚天刃’,最耀眼的白色战袍‘银月盔’,却没一个适当的坐骑,天庭的天马,饶是脾性最烈的那匹“烈焰”神骓,见了他亦是垂头丧气,夹着尾巴,踏着蹄子,没了脾气。


“天帝,这神魔大战,看样子,我是去不成了。”战神摸了摸烈焰的马鬃,可惜了一匹好马,怕自己怕成这副模样,自己不过是戴了副可怖的面具,一身战意很难近身,“放心,乖马儿,我不吃你。”


一句温柔的‘我不吃你’让庭下众人表情各异,传说上古时期,战神吃了不少神兽……但那到底是远古时期的传言,现在是真是假,除了远古众神,现在没几人说得清楚。


“天帝,所有出战的将领,已经集结完毕,随时可以出发,只是监兵……”


“他不来,便随他。”


监兵是谁?远古统领西方之神,鸿蒙之初,混沌之时,盘古开天地,始分东南西北,四方聚集灵气,生成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灵兽,四神各有命名,朱雀为陵光,玄武为执明,青龙为孟章,白虎为监兵。


监兵为杀伐之神,此战他不来,总有些说不过去,但大大小小的战争,他哪一次又参加过?


已经习以为常。


于是战神看着浩浩荡荡的军队踏过银河,呼啸而去,想到自从自己的坐骑‘留香’战死之后,已有三百年未曾与人打斗,不觉心痒难耐,应该是时候该上点心,找一匹新的坐骑,想到留香,战神不自觉又走到与留香相遇的‘鸿蒙仙境’中,此仙境灵气充沛,有不少的灵兽在这里修炼,战神便是在花泪河畔遇到的留香,留香是一只灵鹿,浑身异香,招蜂引蝶,所以就起了‘留香’这么个名字。


战神游走在河畔边,看着萤火点点化为小妖仙,春泥中长出灵草,想到一个词“守株待兔”,总不可能再捡到一只像留香一样不怕自己,而且品阶很高的灵兽,那未免运气太好。


想到此处,忽然一个巨大的火球劈头盖脸的就飞了过来,战神也顾不得是好运还是倒霉了,扬手焚天刃将火球劈开,随着不远处的火势滔天就寻了过去,那不是一般的火,三味真火,最起码是千百年以上功力,是火龙?


并不是,是只朱雀和一只白虎在争斗不休。


一时间漫天风火,纠缠不下,打斗不止。


“纵然与你同归于尽,挫骨扬灰,我也不后悔!”朱雀直飞而来,欲要缠住白虎。


众所周知,朱雀不会真正死亡,只会涅槃重生,白虎却没这个能力,朱雀未免卑鄙。


战神未作多想,提着焚天刃就冲了上去,一个落月斩,光芒可与银月争辉。


“胆敢坏我好事!你找死!”朱雀退避树上,化为人形,一身紫衣华美,青丝微卷,媚态里有着一股子霸气,却是怒火中烧的红了眼睛,似哭未哭的狠模样。


灵兽修行几千年的确可以化作人形,但这般好看的,真是世间少有,灵兽自身品阶高低幻化的人形姿态亦有高低,他的留香是灵兽中的上品,化作的人形,被仙子们成为小公子,小公子是帅气的,但眼前这个雀灵,观其样貌,明显超过上品,更为神奇的是,他居然趾高气扬的不惧怕自己的一身惊人战意,甚好,甚好!


“敢问雀仙,你是否愿意给我当个坐骑?”


“你放屁!”


战神一时懵住,不想人美,竟然这般言语,“果然不同凡响,不从,那我就要生擒了。”


雀仙这时才看清战神手中的“焚天刃”,终于察觉此人身份,展翅逃出生天。


战神转身看着受伤的白虎,正虎视眈眈看着自己,欲要起身,竟也是个不怕自己的,“你受伤了,别乱动。”战神扯下自己的白色战袍,在白虎受伤的腰腹部缠了几圈。


白虎一动不动的盯着战神犹如妖魔的可怕面具,那是战神的身份象征,从未有人见面具之下的面容,传言那是比面具还有可怕的丑陋的一张脸,未战之前,足以叫敌人胆战心惊,战神被这般盯着有些在意,“你别怕,这只是面具罢了,我在人间有许多名字,战神蚩尤、战神白起……那都是我的化身。”战神有些迟疑,还是拿下了面具,那是一张完全名不副实的脸,少年气,温柔的,帅气的,甚至是腼腆的……


“天帝命令我不许在人前拿下面具,但你是兽,不算是人,再言,我要对你坦诚才对,毕竟我想收你做我的坐骑。”


听到坐骑一词,“你、你放肆!”有气无力但声线好听,比“你放屁”文雅多了,战神看着怀中的白虎幻做了人形,青丝三千落于手掌,温热柔顺的有些不真实,一身柔骨在怀,那是虎骨的韧性,那双虎视眈眈的眼睛睁得像树上的甜杏,双眼叠皮,又大又圆。


战神有些不解,他额间的一缕小辫子落在脸庞,显得整张脸稚气了几分。“为何不愿意?”


白虎并未言语,战神一副了然的表情,“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见了我的脸之后,觉得我不够威武。”说着炫耀似的,一把将人从地上横抱起来,“看见了吧,抱你轻而易举,你说我威不威武?”说着抱着人原地转了几圈。


“你放开!”白虎挣扎几番,竟是虚弱的昏睡过去。


战神看着怀中人,叹了口气,换了个姿势,避开伤口,背在身上,戴上面具,回了战神殿。


“大将!”侍卫几人开了门,看着战神身后背着的人,“大将!你身上背的……监兵?!


“你说谁?”战神常年一心只有战事,闲暇之余也是练兵练武,别说监兵,除了天帝,他还真不认识几个仙家。


“监兵!”侍卫畏缩着看了一眼面具,小心的重复了一遍。


“这人不能当坐骑?”战神只关心这个问题。


侍卫神跪倒在地,“大将,这不是一般的灵兽,是远古的四灵兽,做不得做不得!”


“远古四灵兽不是灵兽?”战神反问了一句。


“大将!做不得!他已经算不得灵兽了,是灵!是神!”


 


 


PS 双白CP,看出来没?挥了挥手。


 

评论

热度(1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