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阿童木

【死鬼cp】WORD&LUST(全)(慎)

虽然很污,但是hin 好看

一人饱:

鬼怪✘使者


1


Addiction


不知第几次,在这人身下沉沦,他滴落在自己身上的汗粒、有力紧绷的肌肉、滚烫执着的眼神,让使者觉得自己可能已经对眼前的人上了瘾。


不知第几次,在这人身上疯狂,他攀上自己的微凉手臂、迷离信任的目光、不断溢出的细碎轻言,让鬼怪回答了使者心里的念头。


上瘾的不只你一个。


2


Beastliness


——鬼怪和阴间使者与人究竟有什么不同?


——永生、超能力、剩下的也没什么不同,还是会冷会饿会困会胖,他们也是普通人。


哦,还有、大多数时候,比人多了一些兽性。


——什么时候?


——绝望的时候、痛苦的时候、还有彼此拥有的时候。


3


Carnality


鬼怪看着身下沉吟失神的人,停住了动作。


“怎么了?”陷在欲望里丧失了所有理智的使者不满地出声。


被问得回过神,抬手拨开那人浸湿的发丝,露出了一双满是情潮的眸子,嘴唇拂过了泛出粉红的皮肤,贴近了他的耳朵:“明天在这里装一块儿镜子吧,你就能看看我的使者现在的样子——特别淫荡。”


“混蛋!”


4


Daddy


“唔!放开!嗯……你放开!!”使者被制住了要害,只差一点就能解脱,语气里充满了祈求。


“嗯、……叫些好听的来看看。”鬼怪从身后咬住了使者的脖颈。


“金信、嗯……老公!”


“不够!”


“嗯……哥哥!信哥哥!求你!”


鬼怪不慌不忙继续调戏着怀里的人,欣赏着他沉迷自失的样子,闲适开口:“这么多年了,你不会以为我还会因为这几个……”


“Daddy.”使者睁开眼睛,用一个单词打断了鬼怪的话。


然后感受到鬼怪烧尽一切的疯狂。


“该死!你XX从哪学的!!!!”


达到顶峰陷入昏迷之前,使者听见了鬼怪粗俗的咒骂。


露出了一个胜利的微笑:一比零!


你管我在哪学的,反正都是学给你听的。


5


Eyelash


使者的睫毛很长,很黑,卷翘的恰到好处,衬得那双明亮天真的眼睛更加美丽。


鬼怪喜欢使者的睫毛。


——尤其是上面挂着自己的东西的时候。


6


Finger


鬼怪的手指受伤了,切牛肉的时候不小心划开了一个口子。


血流了不少,幸亏使者在家,及时给冰敷冻住了。


鬼怪心情很低落,好久没受过伤了,像个赌气的孩子蜷在沙发上。


外头下起了雨。


“很疼吗?忍一忍,明天就会好了。”使者摸了摸鬼怪的头发出声安慰,心里也不太落忍。


“疼。”鬼怪言简意赅,撇着嘴,一脸委屈。


明知道他向来夸张,但看着他那样子,使者还是觉得有点心疼。


“怎么做你能开心一点?要躺在我膝盖上,我给你读诗吗?”提出了一个温和建议。


鬼怪呼地坐起,一双眼睛放出了精光:“今天,你自己做前戏给我看!”


“啪!”


留下五个手指印,使者转身羞愤离去。


老流氓!居然是因为这个不开心!!!!


7


Gland


刚刚得知前世的使者做梦也没想到,忐忑回家之后,迎接自己的是这样的事。


黑色的西服半挂在身上,牙齿在莹白的背部梭巡,轻触着皮肤下的青色血管,火焰烧灼的气味充斥着整个房间,炙烤着使者的所有理智。


太热了、太热了!


无论是这侵略性的味道,还是现在发生的一切。


使者想要向前逃开身后鬼怪的钳制,却被急了眼的人死死按在了地上。


然后是刺穿灵魂的疼痛——腺体被咬破了!


瞬间,浓烈的梨花香气爆炸般的炸裂开来,被致命的火焰吞噬,进而迸发出让人恐惧的浓香,几乎让人不能呼吸。


“我可从没想到您竟然是个OMEGA——天生就欠这个。”鬼怪恶毒的话语从意识模糊中传来,使者努力睁开眼,想要看清自己曾经的臣子。


是惩罚吗?


已标记的OMEGA被自己的ALPHA抛弃后能撑过一个月吗?


是惩罚吧。


也好。


对不起,金信。


“看来,几百年的时间里你从未发情啊、黎儿。”鬼怪赤红着眼睛,贪婪地吞吸着使者被迫发情而生的浓郁梨香,将如焰的低语送进他的耳朵:“是在等我吗?”


紧紧抱着怀里已经软成一汪春水的绝望使者,用因为被满足而变得温和的火焰气包裹起颤抖不止的使者:“那么,我原谅你了。”


8


Hunger


为了保持良好的身材,维护地府一枝花的形象,使者开始节食。


鬼怪一开始不同意,后来默许了,但要求自己监督。


使者同意。


没想到鬼怪简直斯巴达式——不让吃,光让练。


白天还好,晚上要睡的时候,就会觉得特别饿,但鬼怪约好了,要是自己打开冰箱就是扑棱蛾子。


所以忍了。


第三天。


“……我今天仰卧起坐做了三百个。”使者试探着提议,揉着肚子防止它响。


鬼怪手捧一本诗集,跟没听见一样。


“……我还跑了个五公里……”声音更小了。


不动如山。


“我今天平板支撑坚持了两分半……”像是要哭了。


啪,鬼怪把书扣到了一边。


走进了床上的使者:“饿了?”


“嗯嗯!!!”小狗眼。


“好,我来喂饱你~”


!!!


使者从此再也不节食了,因为找到了新的维持体重的方法。


为了保持良好的身材,演好新接的戏,李栋旭开始节食。


孔刘一开始不同意,后来默许了,但要求自己监督,说自己有经验。


老李自然同意。


没想到孔先生简直斯巴达式——不让吃,光让练。


白天还好,晚上要睡的时候,就会觉得特别饿,但和孔教官约好了,要是自己打开冰箱谁就是小狗。


所以忍了。


第三天。


“……我今天仰卧起坐做了三百个。”李栋旭趴在床上试探着提议,按着肚子防止它响。


孔刘手捧一本诗集,跟没听见一样。


“……我还跑了个五公里……”声音更小了。


翻过一页纸,不动如山。


“我今天平板支撑坚持了两分半……”像是要哭了。


啪,孔刘把书扣到了一边。


走近了,看着床上的的人:“饿了?”


“嗯嗯!!!”小狗眼射出星星光波。


“好,我来喂饱你~”


!!!


李栋旭从此再也不节食了,因为会很惨。


9


Insincere


“恩~舒服吗?”


“啊……不!”


“不?这样呢?啊恩~舒服吗?”


“别、别!不……”


“这样爽吗?”


“不、不行……”


“我弄得你舒服吗?啊恩?”


“不!!”


“噢!!都湿成这样了还不舒服,你这个不诚恳的使者。”


10


Jail


“你要干什么?!!”使者一早醒来,发现自己的手脚被铁链锁在了床上,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惊慌和害怕。


“我昨天说过了,试图把鬼怪赶出他的老巢,你很有勇气。”站在门口的鬼怪手里拿着带着血锈的黑色长鞭,带着一个友善的微笑,温柔出声。


“现在,”迈着闲适的步子走进了自己新囚犯:“是你表现勇气的时候了。”


11


Kiss


鬼怪吻过使者的每一寸皮肤。


使者也是。


12


Love


Fall in love.


Be in love.


Make love.


Forever Love.


With you.


M


Mine


情事正浓。


使者的身子受不住鬼怪的不断强势的侵入,向前倒去。


鬼怪揽住腰一带,把人紧紧按坐在了自己的怀里。


突然的动作,让鬼怪进得更深。


使者禁不住呻吟出声,脖颈向后仰去,绷出一个濒死的弧度。


鬼怪看着他嫣红带泪的眼尾、微张滴血嘴唇、脆弱突起的喉结、是浸润了天下春雨的艳色,心里爆发出了巨大的满足感。


——是我的。


N


Nail


“别、别乱动,我、我要掉下去了……”


“啊嗯~不会的,我会把你钉得牢牢的。”


O


Obey


“陛、陛下?这、这是怎么回事?”金信酒醒发现自己竟然在王帐中。


“将军,王命于尔何如?”一向孤傲的君王只着一袭白袍,腰间松松系了一条金丝束带,赤着足踩在榻旁的白虎皮上。


慌忙跪起的金信,不敢看一身寖衣的王黎,慌忙低下视线,却瞥见君主纤细脚腕上竟有一根红绳,衬得玉足赛雪,质胜娇柔。


于是闭了眼,握了拳,只瓮声答道:“王命如天。”


君主踏足相就,红绳上的玉铃摇响,詵音鸣鸣:“爱卿之意,可谓‘君要臣死’?”


“然……也。”


似是被这答案取悦了,王黎轻笑出声,金信忍不住睁了眼,却见人已行至身前。


“孤不要你死。”抬起脚,踏上了那人遮掩不住的欲望。


“陛、陛下!?”金信慌忙侧身。


“孤、要、你!”


“陛下?!”金信抓住了作乱的御足,抬头对上了一双艳情如火的美眸。


“臣!遵命!”


P


Peep


活了九百三十八年的鬼怪多了一个新癖好——偷窥新来的房客。


尤其是每天他下班,换掉那一身黑得发闷的衣服时。


白皙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地剥去一件件衣物,露出没有血色的肌肤,像是一种仪式——献祭般的庄严。


解开衬衣的手变得缓慢,反复摩挲光滑的纽扣,带了明显的暗示味道,转过身,露出了引人犯罪的腰线和半遮不遮的大腿——听见了门外的抽气声和一句粗口。


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使者一直都知道鬼怪那从未成功的癖好——毕竟第一次见面就知道,我们可以透过阻碍,看见彼此。


Q


Quarrl


没有什么争吵是一场彼此撕咬的激烈性事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


就两场。


R


Rebel


“放肆!金信!”王黎看着金信变了脸色嚯的站起,心里竟生惶恐。


“放肆?陛下,今日臣就告诉你什么才是放肆!”大步上前,有力的大手禁锢住一双凝雪般的皓腕,俯身在那一向高傲的君主眼前,灼热的气息喷在了他的脸上。


“我是你的君主!!你这是大不敬!!”百姓眼中的战神此时掐上了君主脆弱白皙的脖颈。


“臣谨遵王命,为您守土开疆,您竟然还要臣假死遁逃?”怒火中烧!已经烧没了理智!手下用力,御袍尽裂,露出了觊觎多年的身子。


“金信!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疯了!!你这是大不敬!”王黎不敢相信眼前突生的变故,已经神思慌乱再无章程。


堵住了君王惊呼不止的唇,发现这比自己肖想已久的味道更引人发疯,不断索求,根本不顾眼前的年轻君主尚未经人事,受不受得住。


分开的时候,王黎看着金信赤红的双目,抓住最后的时机求饶:“我什么都给你!王位!天下!!求求你不要!放开我!!!”


露出一个狂邪的微笑——是自己不再遮掩的样子。


陛下、那可不行,我要的是至高无上的权力。


还有你。


S


Scar


鬼怪全身上下有二十七道伤疤。


使者知道每一处的位置。


T


Tears


“不要了!够了!”第三次被强迫着带上了巅峰的使者喘息着出声阻止,开始后悔早上因为鬼怪被恐怖片吓哭而质疑鬼怪的男子气概。


“那可不行,你还没被我干哭。”鬼怪绅士一笑,却吐出一句下流至极的浑话。


直到最后,被逼的流出了眼泪,又被鬼怪数着,一一舔去。


U


Uptight


“别紧张,只是一个小游戏。”被吊束起来的使者听到了一个保证。


但是,眼上覆着黑绸的使者因为这温柔的声音,开始紧张了。


V


Verse


春日午后,使者坐在沙发里,翻着报告,鬼怪在一旁翻着诗集。


不知多了过久,使者被一个轻轻的吻打断了思路。


鬼怪在他身边坐下,看着他责怪的眼神,从后把人拢在了怀里,


手里仍捧着那本诗集,把头抵在了使者的肩膀上。


耳边传来鬼怪含烟的低语:


“我要从大山上给你采来欢乐的花,那喇叭藤花,


那褐色的榛子,那装满了亲吻的野藤花篮——”


使者稍稍扭了身子,看到一双温柔的眼。


“——我要在你身上去做,


春天在樱桃树上做的事情。”


W


Waxberry


发生了一些事。


从此使者再也不吃杨梅了。


X


X-rated


鬼怪喜欢看电影。


但不看限制级的电影。


从有了使者以后。


Y


Yell


“你到底是谁?!!!你、你敢!!”李赫慌忙躲避眼前男人伸来的手,四肢被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即使躲避也十分有限。


“放心,李警官,你会喜欢的……”鬼怪把手伸入了李赫的衣服,抚弄起他久未碰触过的人。


“你放开!!我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李赫本以为自己是着了仇家的道,但,从未想过,被绑架以后面对的竟是如此难堪的结局。


“嘘……不要喊了,就你以前的习惯来看,一会儿有你该喊的时候。”说完,咬上了李赫早已要滴血的耳垂——即使转世,仍是这样。


Z


Zap


使者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浑身紧绷颤抖,连同那个地方。


身后人随着闷哼一声。


“宝贝。”鬼怪隐忍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个炙热的吻落在了耳后:“你要弄死我了。”


【end?】


Wine


鬼怪不怎么喜欢喝红酒。


但如果使者愿意配合。


鬼怪会变得很爱喝。


Wring


“啊、该死!你就这么想要我的东西?”


【end!】


二十六个车请投票,喜欢哪个?
有时间会试着扩写的,over!


今天有好事发生,特别开心,希望你们也开心!


爱你们!
明天会发糖!
我要挽救一下我的形象🍰🍰🍰🍰🍰!


甜甜的才是我!车都是代笔!!

评论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