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阿童木

[Luke Hobbs/Deckard Shaw]消失的彩蛋(一发完)

@Fancy 你需要看看

迷你害我:

砰——


一记正中直拳落在Luke的脸上。


一击即中的Deckard迅速撤开,用戒备的防守姿势观察向自己对手。站在原地的Luke不觉晃了晃脑袋。说实话,在Luke看来,Deckard的力量完全不能和自己比,但话说回来,任何人的拳头往他脸上砸,那都不会是受他欢迎的招待。


“看看我们现在是谁的牙齿需要从下面伸牙刷?”


火上浇油的是,一旁的Deckard还在用挑衅的口吻那么对他说。


Luke故意轻慢地随意蹭了下自己的下巴。“公主殿下每天下午都忙着喝下午茶玩过家家吧?连揍出来的拳头都好像小姑娘玩一样。”


“事实上我每天下午都忙着修理肌肉发达到挤走大脑的家伙,例如今天。”


Deckard重新攻击上来。


他的逼近与跳步前踢特别快,已经熟悉对方套路的Luke知道,如果自己只是闪躲或格挡,对方就会在旋身后紧跟一个侧踢。这个时候,索性直接上手去抓对方的腿。


比起拳头,Deckard腿部力量从来更为出众,在重重的撞击中,Luke没能站稳地倒退了一步。不过,他还是成功抓住了对方的脚踝。


为了解放自己的右脚,Deckard借着Luke的握力翻身旋踢,用攻击向后者脑袋的左脚将自己从钳制状态中解放出来。


Luke并没指望能轻易制服Deckard,他早有准备地趁着对方尚未站稳之际用整条右手手臂横扫过去。


通常,这一招可以同时将两三个强壮的男人摆平,不过,Deckard轻巧闪开了这一攻击。


为了有足够时间从有些失去平衡的状态中恢复过来,Deckard退出原本近乎贴身的距离,然后冲着Luke抛了个不屑的眼神:“囚犯6753,我不是牢房墙上的石桌,别以为你那些笨拙的力量对我有用。”


“让我们看看你能怎么逃避我的力量——要知道,你只是个子小,还不至于让我找不到你需要被收拾的屁股。”


这回轮到Luke主动进攻。他欺身抢上,赶在Deckard挥拳前伸手。这让他及时用掌心抵御了对方的挥击,并再次成功抓住对方。


为了不让Deckard有足够的空间反击,Luke迅速绕到对方是身后,顺势将Deckard的右手扭到背后。


整个后背都贴在Luke胸前的Deckard没有办法抬腿或者出拳,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想出其他的反击招数。


Luke的鼻子再次遭遇被攻击的危机,他不得不放开对手以避免后脑勺的进攻招数。与此同时,感到不可思议——


“你刚才一定是踮脚了吧,不然怎么能够到我的鼻子?”


“而你的鼻子一定是太扁了,所以才能躲得过我的进攻。”


Luke严肃警告对方:“我们只是一对一打架,不许用语言攻击我的长相。”


……他一直觉得自己的鼻子长得很挺很好看……难道他搞错了?


Luke狐疑地想着。Deckard已经再次向他出拳。


Luke用左右手臂交替格挡开快速的组合拳,然后,在Deckard与自己贴得最近的时候忽然抽出右手。为此,他不得不再次用下巴接住对方力量并不算太弱的拳头,紧接着,在与对方擦身而过缝隙中挥手戏弄般拍了记对方的屁股。


重新站定位置与Luke相对而立的Deckard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怒视向前者。


Luke理直气壮:“我说过,会把你的屁股当手鼓打。”


“这就是你要的一对一?”Deckard愤怒谴责着说,“我以为你会像个男人一样和我认真打一场。”


说实话,这的确是Luke原本的打算。至少,他希望自己有机会和Deckard好好比试一场,并且会尊重他的对手。然而,Deckard自己搞砸了这一切——


“如果不是你一边和我打,一边像打情骂俏似的和我斗嘴,我会更认真一些的。”Luke指出。


他的义正词严得到的是对方愤懑恼火的短暂无言以对。接着,Deckard才终于想到反击之词——Deckard通常都是那么缺乏经验,他可以在主动挑衅的时候说得异常流利机灵,但每次被动接招,都不得不花上一段时间才能琢磨出自己的回答——


“你大脑里的肌肉确定知道什么叫做打情骂俏吗?我倒是觉得你总是叫我公主的行为根本就是在调情。”


Luke没想到自己居然被识破了,这简直让他有点恼羞成怒。“所以,我们还打不打了?”


回答他的是Deckard闪电般踢过来的右脚。


这是一记Luke来不及抓住对方的侧踢,前者索性用拳头迎向后者的脚尖。


比起橡皮子弹来,Deckard踢人的脚更让人疼一些,不过,Luke的拳头当然也不是吃素的。Deckard在收回自己右腿的时候不得不将身体的重心转移到左脚上。


趁着这个时机,Luke再次逼近,用手臂勒着Deckard的脖子绕到他身后。


Deckard向后急推的手肘被Luke的腹肌抵御,以速度和灵活见长的英国人在两个人的身体完全贴合在一起的时候实在施展不开手脚,而他的脖子被控制,想要再来个头槌也很难。


Luke思索着是就此取胜还是再做些什么,接着,蓦地意识到自己胯部某身体部位被有意无意的摩擦……也许那个部位自己挺有意的,因为它很快起了反应……


一个晃神,Luke失去了先机。Deckard忽然以Luke的手臂为轴心,直接靠双脚的力量翻身从Luke的头顶翻过去。


在猝不及防中失去平衡的Luke被惯性带得向后倒下。和他一起摔在地上的Deckard以自己的速度优势率先用大腿夹住了联邦探员的脖子。


好了,现在换他被勒住。


被一报还一报的Luke因为对方的斤斤计较而有些好笑地想。


Deckard带着得意的声音,以及那装腔作势……但又让Luke觉得挺好听的英国腔,从后者头顶上方传来。


“所以,在已经不需要担心所谓因为保护别人而被我踢下四楼的情况下,你依旧坚持所有人都不能旁观,就是怕输给我丢了面子吧?”


“当然不是为了这个原因。”Luke不假思索地诚实回答。是时候干正事了。他一边那么想着,一边伸手,使劲拉开勒着自己的大腿,“之所以我让所有人都离开是因为……”


 


“——之所以Hobbs让所有人都离开是因为,他想要和Shaw生死相搏,最后只有一个人才能走出房间的那种吧?!”


Little Nobody大惊失色地那么对Mr. Nobody说。


这扇体育馆的门被锁上超过了半小时,一直有所担心的Little Nobody终于想到这一可能性。他不希望自己太大惊小怪,但责任心又让他不能看着这种血腥暴力的事件发生在他们的同僚之间。


“Mr. Nobody,我觉得我们必须进去阻止他们!”他郑重严肃地向身边的年长男人建议。


Mr. Nobody从来都冷静过头,这个时候只是轻描淡写瞥向Little Nobody。“我觉得我们最好别进这个房间。不过,你知道,我总是很尊重你的意见,如果你真的想那么做,我不会阻止你。”


这就是Little Nobody欣赏自己这位前辈兼导师的理由。每一回Little Nobody有什么想法,Mr. Nobody即便有不同意见也从来不会打压他,反而总是会支持他行动。


在良师益友的支持下,Little Nobody走向那扇被锁上的房门。这里是Nowhere,他当然能用识别功能打开一扇普通房间的电子锁。


 


房门被打开了——


 


体育馆场地正中央的两个男人四肢正相互纠缠在一起。


Little Nobody会相信他们是在生死相斗的,如果不是他们正相互脱着对方的衣服的话……


Little Nobody愣愣看着眼前的画面心想,Mr. Nobody一定是想我死。


Fin.


 

评论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