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阿童木

《鸿蒙记》二 凤只鸾孤(一)

凉小透cool:

一   当浮一大白(一):http://cooled.lofter.com/post/1cb85929_cae9694


一   当浮一大白(二):http://cooled.lofter.com/post/1cb85929_caf6d52


 


二    凤只鸾孤(一)


PS:众所周知,刺客列传的君王名字是取自四灵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刺客名字取自八卦卦位,公孙钤(天乾卦),仲堃(地坤卦)仪,齐之侃(坎水卦),慕容离(离火卦)……所以这个故事不是毫无逻辑的,23333


 


天地为乾坤,乾坤气象和。


天帝有两把神兵,一把长剑名为“祁鲲”,一把匕首名为“裘振”,两把神兵皆是天帝以自身之血铸灵,锻造而成,而如今天帝身边只有长剑,匕首却在朱雀陵光身上。


裘振陪伴陵光度过漫长的岁月,在他上次殒身,涅槃重生之后,他还是一只雀鸟,每天栖息在梧桐树上,趾高气昂的炫耀一身赤炎火羽,裘振就已经伴他身边。


“裘振,你看我的羽毛漂不漂亮?”世间飞禽,没有比朱雀更漂亮的,他漂亮的毫无疑问,裘振只是笑笑,抬起头,看着展翅在空的朱雀,看着烈火燎原的火热,说了一句“花喜鹊,尾巴长。”


“谁是喜鹊,谁尾巴长。”朱雀缩了缩尾巴,他的尾羽上是红玉的色泽。


“裘振,裘振,我要吃那树上的红果子。”


“你自己能飞上去,非要我费力爬上去给你摘。”裘振嘴上这么说,却还是爬上了树,利落的摘了几颗。


“裘振,你说我幻化成人形,会是什么样子?”朱雀对此有些担心,因为白虎先行一步幻化了人形,他不想承认,那家伙的确长得人模人样,说起话来,温柔的好似一股清泉水,杏目,巴掌大的脸,身段纤长,一身白衣,仙气缭绕的把仙子们都比了下去。


裘振摸了摸他的羽毛,“你放心,你定可与日月争辉,有人曾对我说过,你涅槃重生之前的模样。”


朱雀好奇的扇动了一下翅膀,“那人曾说我是何模样?”


裘振念了一句词,“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也许他亦是盼求你再次振翅高飞的一天,所以才为我命名‘裘振’”


朱雀并不高兴,裘振就是裘振,只是裘振,是他的裘振,才不是这般什么振翅高飞的意义,“呸!什么美人,小爷是堂堂男子汉,什么思之如狂,如此放浪言辞,我看那人一定是心术不正的登徒子……”裘振突然捂住他的嘴巴,做了嘘声的手势,唯恐被谁听见,朱雀不说话了,因为裘振的手掌有牡丹花的味道,他喜欢这种味道。


陵光在百年间终于幻化了人形,他没有朱雀象征性的一身妖娆烈火红衣,而是紫衣,而对此,他也不知为何会变成这样。


裘振看着他的一身紫衣,叹了口气,“你是真的不记得上次殒身,涅槃的原因了?你应该记得的,你的朱雀离火之心被人挖去,才会致命。”


“裘振你可真会开玩笑,我的离火之心被人挖了,那我胸口现在跳动的是什么?”陵光执起裘振的手掌贴在胸口,那里砰砰直跳,如同他那张精致圆呼呼的脸,是鲜活的,活力的。


“陵光,那是一朵花,一朵牡丹花。”裘振说的认真,他是一把匕灵,虽然化为人形,却并不像人一样有着丰富的表情,他面色寡淡的隐身于匕首,匕首发出紫色的光芒,陵光在匕首光亮的剑身上,看见了自己胸口之下跳动的并不是心脏,而是一朵紫色的娇媚牡丹。


“我的心呢?”陵光捂着胸口,忽然觉得那里空荡荡。


“被一个叫慕容离的人挖了。”


“我和他有仇?”


“你害死他全家,杀了他最爱的人,他要让你感受这诛心之苦。”


陵光早该知晓冤冤相报何时了的道理,但一开始骄傲如他,并不明白这个道理,他不容裘振反对,去寻找慕容离报仇,却被慕容离和白虎监兵合而攻之,落败而逃,此战他不仅铩羽而归,他的匕首也裂了一条隙缝,匕灵裘振再也不能聚灵以人形的姿态显现在陵光面前。


他日日夜夜抱着这把短刃,游离在世间,踏遍千山万水,寻遍大罗神仙,一直在找寻修补神兵的办法,“裘振,你别怕,我一定会救你。”


匕首发出紫幽的光芒,有着空灵的声音,问着无来由的问题,“陵光,你见过鲲吗?”


“鲲?”陵光走过很多的地方,见过很多的奇珍异兽,并没有见过鲲,但却听裘振讲了无数次鲲的传说,未受伤之前的裘振喜欢看着浩瀚的天空,对了北面吹来的晚风,说一段有关于鲲的故事,口中念念有词,“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陵光不喜欢鲲,或者说不喜欢裘振提到鲲时,眼神闪烁的样子,他拉住裘振,有些置气,“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又如何!有小爷我厉害吗?”


“陵光,你是万鸟之王,没有比你再厉害的。”


……


陵光是骄傲的,他美丽,霸道,厉害……但他知道,裘振对他有着关切、体贴、温暖、顺从……却没有眼睛闪烁的样子。


“陵光,你去找祁鲲吧,找到他,或许我还有救。”匕首上的光芒闪现。


祁鲲,是求真口中鲲的名字。


“我该去何处寻他?”


“他一直在天庭,在天帝的手上。”


兜兜转转,原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陵光没有见过天帝,他自认是一只生活在山林孤陋寡闻的鸟,孤陋寡闻的鸟,所以没有见过眼前这般颓败的花园。


天帝的花园里种满了牡丹,皆是已经枯死的牡丹,满目疮痍,扑面而来的枯槁死气,残败的牡丹花枝零落成泥碾作尘土,陵光不知道为何眼睛发涩,胸口发痛,好像要为这满园的牡丹伤心祭奠,他不自觉的弯下腰伸出手指去抚摸一棵已经死去的花枝,指尖的牡丹摇曳了一下,在枝头抽了新枝,瞬间开出一朵娇艳的紫色牡丹。


陵光吓了一跳的缩回手,以他脚下为中心的牡丹花园,已经枯死的牡丹一层接着一层,一朵接着一朵,恢复生机盎然,一时间开了满园紫靛芬芳,开到花园的尽头,直至另一人的脚下。


陵光转过半身,看花园另一头之人,似曾相识的熟悉气息,一瞬间误以为是裘振,陵光扬起下巴,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定睛细看,此人与裘振大有不同,周身清逸,一身远山的黛蓝色,如同晨起的苍穹之空,深远浩渺,气质平和内敛,给人拂面清风的温良之感,面对这种人,陵光有着自己的火热被这人的清凉浇灭的感觉,没来由的敌态,很凶的问了一句“你是谁!”


我是谁?闻言,天帝环顾了一眼满园的牡丹,笑了一下“说不定,我是哪个言辞放浪,心术不正的登徒子。”


 

评论

热度(691)